存档

2005年9月 的存档

wps 2005 的彩蛋

2005年9月25日 没有评论

wps新版本发布,随手拿peid扫描了一下,发现全部dll都是拿vc++6写的,可是wps.exe这个文件是用delphi写,真奇怪。
用工具打开wps.exe,想看看结构,在资源部分发现了一张应该是wps开发人员的照片,呵呵。

分类: 往事回忆 标签:

李敖先生北大演讲全文

2005年9月25日 没有评论

吴志攀( 北大副校长、光华学院院长):

尊敬的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李敖先生北京大学演讲会现在开始。 首先,请允许我介绍在主席台上的嘉宾,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先生、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执行总裁刘长乐先生、北京大学校委会主任闽维芳教授(其实是北大党委书记),让我们对光临北大的各位嘉宾表示热烈的欢迎。现在请求北京大学校委员会闽维芳教授致欢迎词。

闽维芳:

尊敬的李敖先生,尊敬的刘长乐先生,尊敬的各位嘉宾,尊敬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今天在这样一个美好的秋高气爽的日子,我们十分荣幸地邀请到台湾著名学者李敖先生,来到我们北京大学发表演讲,首先我代表北京大学全体师生向首次回到大陆进行神州文化之旅的李敖先生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并致以良好的祝愿。

  李敖先生是台湾著名作家和文化名人1935年生于哈尔滨,1937年随全家迁移北京,先在新鲜胡同小学就读,1948年秋考入北京名校四中,1949年一月转入上海缉规中学。对北京的一段求学历史,李敖先生本人讲过,北京文化古城,使其在智力上早熟,从小就养成读书,买书藏书的癖好。1949年4月,李敖随全家迁居台湾,定居台中,在台中第一中学读初二。中学时代的李敖已显示出自己独立思考,绝不追随大流的个性。

由于对当时台湾教育制度不满,他在读完高二后便自愿休学在家,博览群书。1954年夏,他考入台湾大学法律系,未满一年自动退学,不久再考入台湾大学历史系,1961年考入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李敖先生的作品自成一家,纵论历史,嘻笑怒骂皆成文章,畅快淋漓的文字和辛辣的评论,充分展示了李敖先生的深奥学养和特立独行的性格,近年来李敖先生主持凤凰卫视的《李敖有话说》,使大陆观众对李敖先生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和更加生动的印象。我特别要介绍李敖先生的父亲是我们北大的校友,1920年9月,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毕业之后李鼎彝先生主要从事中国文学史的教学和研究,另外李敖先生的大姐,李珉女士,姐夫周克敏先生,二姐李珣女士都是我们北京大学的校友。
 
今天李敖先生来到他父亲曾经读书的母校发表演讲,我们也迎来了李珉、李珣和周克敏三位返回母校,我们感觉非常亲切,让我们对他们的到来再次表示热烈的欢迎!     

近年来我们北京大学在两岸的文教学术交流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今天李敖先生的到访对进一步密切两岸学术界文化界的联系,促进两岸知识界的良好互动,继续推动两岸的和平友好交流,具有十分积极的影响,我们也诚挚地欢迎越来越多的台湾学者来大陆,来北大访问教学,同心协力,将我们中华文化发扬光大。 最后预祝李敖先生北京大学演讲会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吴志攀:谢谢闽教授,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李敖先生发表演讲。

李敖:

各位终于看到我了(掌声),主任,校长,总裁(笑声),各位贵宾,各位老师,各位小朋友(笑声)!来演讲紧张不紧张?紧张的,站在大庭广众面前,很多人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军队,可是你让他讲几句话,他就“菘”了不敢讲话,什么原因,胆小,美国人打赢南北战争的将军格兰特,指挥千军万马打赢仗,林垦总统请他上台给他勋章,让他几句话,他讲不出口,为什么?怕这玩意,一讲演就紧张。 前天晚上我编了一个故事,迷糊,做梦的时候编了一个故事,北京大学一个女孩子进了一个小房间,忽然看到一个男的在一个小房间里嘴巴里面念念有词,来回走动,这个女孩子就问他,你在干吗,他说我在背讲演稿,他说你哪儿讲演,他说我要在北京大学讲演,女孩子说,你紧张吗?他说我不紧张,女孩子说,如果你不紧张为什么你到女厕所里来干什么(笑声)。这个人就是连战。

■连战唬弄了你们

台湾有一位歌星,很有名的女人,叫做崔苔菁,你们不晓得这三个字的意思,崔是吹牛,苔是台湾人,菁是青年人。台湾要靠混,靠能吹牛,又是台湾人,又是青年人,来混的!连战就是这种人。他可以唬弄别人,唬弄不到我们,可以唬弄你们。至少前一阵子唬弄你们,今天一个重要的标准,你们任何人觉得连战讲演好的人,我就要警告你们,今天你们可能很失望,为什么呢?因为我无法花一个小时把你这个观念转过来,因为你们上了连战的当以后,我很难把这个观念转过来。

我在这儿埋怨一个人,埋怨我的老板,凤凰电视台的刘长乐先生,为什么要埋怨他,他把我「鼓囚」(北京话,可理解为「弄」)到北京来,对不起,我一看到你们就讲很多乡音,「鼓囚」到北京来,可是我已经在中国大陆、在凤凰电视台上讲了有400多场了,你们对我相当的熟悉,用一个熟悉的眼光来看我,我今天要把这个讲演讲成功,这是高难度的,你们对连战完全不了解,你们看到他吗(笑声)?所以对我熟悉,对我是个困难,这个困难是刘长乐老板造成的,所以我今天有所抱怨。

现在总要开始讲正题了,罗马教皇,现在说罗马教宗,我们那个时候老一辈的人还叫罗马教皇,庇护十二,讲了一句话,他说你演讲的时候不能用稿子,为什么不能用稿子,用稿子表示,表示你记不住,如果你自己都记不住,你怎么样让听众记得住呢,你这个演讲就失败的,所以大家看,没有稿子(掌声)。也没有小抄,可是我带了一些证据是有的,等会会显配证据。

■ 赞美共产党

我必须和大家说,接下来这个演讲的时候是刘长乐老板告诉我,一五一十规格的告诉我,最后我就问他一句话,把他问得愣住了,我说有没有铺红地毯啊,我进门的时候有没有红地毯啊,他说你没有,克林顿有,连战有,你没有,我说为什么我没有?他说,(楼外鼓噪声,音响声音太小),他们是赞美我还是抗议啊!我说为什么我没有,北大尊敬你,把你当成学术演讲,所以不铺红地毯,校长是不是这个意思?呵呵,主任呢是不是?我说好我现在做学术演讲,讲得好就是学术演讲,讲不好,讲一半,铺红地毯还来得及。(笑声、掌声)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不然人家说北京大学势力眼,怎么不给李敖铺红地毯,怎么给当官的,或者说是政治人物铺红地毯,大家知道,我在这儿有很多人眼睛看着我,说你李敖骂过国民党骂过民进党,骂过老美,骂过小日本,今天你在北京,你敢不敢骂共产党 (笑声)?你看啊,注意啊!很多人幸灾乐祸,看着我(笑声)。

我告诉你,我先不骂共产党,我先赞美共产党和国民党曾经打倒的势力,那就是北洋军阀,为什么赞美北洋军阀,大家知道吗?北京大学怎么出来的,北洋军阀,什么人叫蔡元培校长做北京大学校长,那个时候蔡元培是国民党员的身份,是北洋军阀!北洋军阀有这个肚量把全国最好的大学交给跟他敌对的一个政治势力的手里,那就是段……黎元洪当时干得事情!我们现在骂北洋军阀,我们有什么资格骂北洋军阀呢?北洋军阀比我们肚量宽大的不得了,今天除非把我李敖放来作北大校长(笑声),对不起,好像在抢副校长的位置啊!否则我们就不要骂北洋军阀,我们要做历史性的反省。今天我在这跟大家谈一些事情,我来出发之前,各方都来拉着我,这话别提,那话别说,刚才我在主任面前还说,我来北大来做演讲分两类,一类就是“金刚怒目”,另一类就是“菩萨低眉”。你们待我还不错,今天开始就菩萨一点!

我看到有人不笑,为什么不笑,因为放不开,为什么放不开,心里有顾忌。

■什么是自由主义

我跟大家谈一件事情,克林顿站在这个位置的时候,他很大胆的引用了一句话,就是说。以前北京大学有个教授叫做胡适讲了一段话,这段话就是说,你要为国家牺牲你的自由,可是胡适说:“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克林顿引证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引证完,他身边的顾问有问题,下面还有一句话没引用到,就是说,胡适说:“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所以克林顿的演讲引证有错误。

后来又来了一个人,就是连战,他在这个讲演场里面提到了四个字,有点犯忌讳的,可是事实上他提到了,叫做“自由主义”。各位,连战对自由主义的解释完全错误,他轻描淡写的说,胡适把自由主义带到台湾,所以台湾有一股自由主义的学风,在学校里面流传下来了,我告诉各位,没这个事,没有人敢这样做,包括连战,他们都不敢这样做,所以自由主义这四个字虽然在连战的演讲里面,在北大的讲台上面出现了,我告诉你,没有这个东西,很多人说我李敖是自由主义者,说你自由主义者你在大陆,你在共产党统治的地区,我们要看你讲什么话,你要不要宣传自由主义?我告诉大家,我要宣传,可是内容和你们所了解的有出入,什么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我们看到学理上来讲,你出一本书,他出一书,学理上非常的高深,对我而言,没那么复杂。自由主义只是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己”的部分,一个部分是“反求诸宪法”的部分

■什么叫反求诸己

什么叫反求诸己?我跟大家讲一个故事,台湾过去在清朝统治之前是给郑成功来统治,这是了不起的中国民族英雄,郑成功他爸爸投降了,郑成功不肯投降,郑成功妈妈在福建被清朝的兵轮奸了。郑成功很痛苦,发现母亲被轮奸了怎么办,我来告诉你怎么办,他把他母亲身体切开,注意啊,用水冲,冲洗他母亲的尸体,他认为他母亲被轮奸以后,脏,他母亲脏了。我们说“奸污”,奸是一个动作,污是一个结果,用水冲才能够解开郑成功自己心理的压力和痛苦。

各位想想看,在五四时代,在新文化时代,有一个问题只有胡适先生解决了,别人解决不了,就是有一个北大学生提出来,说他的一个朋友的姐姐被土匪抢走了,绑票了,当然,也发生了刚才我说的那种不幸的结果。问北大的这些思想家们,你们怎么样解释这个现象?大家解释不出来,胡适先生做出解释,他说,如果有男人要讨这个被害的女孩子做太太,我们要尊敬这个男的,这是胡先生的话,胡先生的意思是说,一个女人被强暴了,在生理上其实变化很小,手被撞了一下,割了一下,心理上难过,所以如果有这个男的能够破除这种情节,这个男的很了不起,我们应该尊敬他。

从郑成功的例子到胡适的例子,大家想想看,就是当我们自己被困扰的时候,我们该如何解开?俄国有一个著名小说家,叫库布林,他写过一本书,叫做《雅玛》。《雅玛》是一个什么故事呢?是一个俄国的妓院里面都在接客,忽然来了一个女孩子,如花似玉,漂亮得要死,当然很多人愿意跟他上床,她赚了很多钱,红得不得了!一代名妓,有一天,她跟其他的妓女聊天。她说:“姐妹们你们知道吗?我是处女,我是处女阿!”那些姐妹们,大家都笑起来了,咯咯笑起来了,说你怎么是处女啊?整天卖的是什么啊?这个女孩子说:“你们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共产党,为了我们的党,为了我们的主义,我需要来卖!赚的这个钱来帮助我们的党,我们俄国要革命!我是在做一件伟大的卖身!可是我的精神上是处女,你们不了解我。”

■马克思主义

大家注意到,有人说是唯物主义,你李敖站在这里谈的是唯心的。唯心主义,当我觉得我不是妓女,我就处女,这是高度的唯心!有人会问我,你这话是不是跟马克思不同啊,我告诉大家,马克思就是一个典型的唯心了论者。你们以为他唯物吗?我认为他唯心,尤其是他抄别人东西的时候更是唯心。(笑声)

你们说,北大还有马克思学院,抄什么东西,大家核对核对看。英国的首相格兰斯顿演讲,马克思《资本论》里面引证,捏造了格兰斯顿的话,格兰斯顿没讲过这样的话。亚当斯密的那些话,马克思引证,(可是,亚当斯密)没讲过这样的话,马克思说“工人无祖国”,这句话不是马克思讲的,这句话是法国大革命时那个英雄马拉讲的话。

为什么我们这样子被马克思骗了还不觉得呢?最重要的是1890年8月5号,马克思的好朋友恩格斯写封信给斯密特,里面的一段话说:“马克思亲口告诉他,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马克思自己都不信马克思主义,我们那么急干吗?这句话说了大家都不感到笑。我告诉你,这就是我感到难过的一点。

为什么?讲演坐在这里,最怕四样事情‘第一样事情,人不来听;第二样事情,来听了,跑去小便(笑声);第三个,小便了不回来(笑声);第四个,不鼓掌(掌声)。

世界三大男高音里面有个大胖子(帕瓦罗帝),他跟我同岁,中间还有一个小胖子,中胖子,叫做多明格,多明格一上台就是这个姿势(张开双手),请你们鼓掌,为什么不鼓掌,因为我太传神了,你们都忘了鼓掌了。鼓一次掌吧(掌声)。你们不习惯我这种讲话的方式,可是我必须说,我在讲这种方式。

■虎让我们摸它的屁股

今天我站在这里,大家说,你要不要骂共产党,刚刚我说过,我先替北洋军阀讲了好话,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说,说你怎么这样敢替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做了好事的时候,或者说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谁说共产党不许别人讲话,我抓一本书给你们看,《毛泽东文集》,谁说共产党不许别人讲话,当然你们会笑我,你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啊,其实不是,我给你们看一段蛮有趣的,这一段可能你们都不看。

我念给你们听:“我们有些同志,听不得相反的意见,批评不得,这是很不对的(掌声)。有了错,一定要让人家讲话,让人批评,不负责任,怕负责任,不许人讲话,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十个就要十个失败。人总是要讲的,做老虎屁股摸不得吗,偏要摸。” (掌声)

今天我在这,摸了老虎屁股,大家不要忘记,是老虎让我们摸它的屁股的(笑声)。这话你怎么讲啊?今天你们以为我在谈自由主义吗?我今天跟大家做一个重大的宣誓,我李敖放弃自由主义,为什么?我告诉大家,从18世纪19世纪以来,人类所梦想所追求的自由主义这种追求方法都是这个自由那个自由。

可是大家忘了,自由主义的第一个层面是你心灵能不能解放,如果你心灵是郑成功式的,那你自已会困死,把你死了的妈整死。所以我认为心灵开放是重要的,这一部分自由主义叫做反求诸己。

■人民跟政府的五种关系

都是你自个的事情,你自个没有一个改革开放的自己,永远困扰自己。所以我说,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没有人想做,因为太痛苦了,因为太难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义者,所以自由主义这一段叫做反求诸己的,反求诸己成功了,我自己就知道我不是郑成功,我可能是雅马里面的那个窑子,可能我就是一个处女,这是自由主义的部分,另外一个部分就是跟政府的关系,政府老是限制我们。我们人民对政府的关系有几种方式,第一种方式,北京话还好吗?大家说乡音未改,我没改,可是你们已经改了,为什么你们改了,北京变大了。很多三合院这些地方的声音混到北京话里面来了,你们讲的没有我讲的纯。

我告诉你,人们跟政府的关系第一个关系就是政府这么坏,我不要活了,“我嗝了”。例如屈原就是,你们不好“我嗝了”。辛亥革命以前的杨虎生在英国跳海,就是“我嗝了”,我不要活了。最有名的一个故事,英国的一个议员叫做aster,这个女的跟另外一个议员吵架,叫做有名的丘吉尔吵架。Aster说你太可恶了,如果我是你太太,我就要弄杯毒药给你,这丘吉尔说,如果我是你丈夫,我就喝(笑声)。这就是有你这种太太,我不要活了,所以政府跟人民的关系,第一个关系就是说,你政府太坏了,我不要活了“我鬲了”。伯夷叔齐最后俄死在首阳之山就是嗝了。

[典出《史记•伯夷叔齐列传》:西伯侯死了,周武王用车载着他的牌位,号称奉文王之命,向东讨伐商纣。伯夷、叔齐拉住马劝谏说:"父亲死了不埋葬,竟然发动战争,怎么能说是孝顺呢?以臣子的身份去杀君王,怎么可以说是仁呢?左右的侍卫想要上前杀了他们,姜太公说:"他们是忠义之人,扶起他们让他们离开了。武王平定殷商的战乱,天下人都拥戴周朝,可是伯夷、叔齐却以之为耻,坚守义节不吃周朝的粮食,隐居在首阳山中,采摘薇菜来吃。最终饿死在首阳山。]

第二个感觉是什么?我颠(音)了,就是跑了,撒丫子跑了,为什么颠呢?我玩不过你,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之居。”我走了,我去做美国人,我不要跟你们在一起。在做的我女儿李文,她弟弟就是这种类型的人。

第三种呢?第三种是什么?嗝了、颠了,得(音)了,什么叫得了?有一个台湾人,他住在北京很久,他住在雍和宫附近,讲了一口京片子。他到北京大学来作客,副校长他们也叫我照应过他,叫做林雲(音),是个(缺)。他在答录机里面,你跟他通电话,答录机。他说:“我是倪云,我不在家。”等会这个答录机“得”一响,就开始录音,你要告诉我的话呢,就把它录进去。就是“得”了,什么叫“得”了?就是你找不到我,我猫起来了。在中国的标准里面,是做隐士。嗝了、颠了,得了,一种关系就是我藏起来了。诸葛亮不就是“得”儿了,可是刘备找着他了,是吧,所以就不“得”了(掌声)。

第四种是什么?第四种“菘”了,什么叫“菘”?小时候我们在北京斗蛐蛐,就是蟋蟀,用老鼠那个胡子逗它。逗来逗去,一个蟋蟀打不过另外一个了,你怎么(逗)都不打,就是菘了,菘了就是蔫了,我怕你,我不跟你玩了。就是人民对政府的态度,我怕你,不跟你玩了,不跟你玩。

第五种是什么?第五种就是“翻”了,就是火了,我火了,我和你干上了,我生气了。什么时候会“翻”了。我告诉你,人民忍无可忍的时候,在找到一个节骨眼的题目就会“翻”了。

■任何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

在1932年美国就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 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来了,没打死,跟政府要钱,赔我们钱。政府说,你们现在年轻力壮,现在不给,到1945年,你们老了,再给这个钱。大家一听说也好。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出事(儿)了。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大家集合,由早到晚,由日到夜,由今天到明(儿)个,都不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领,好说歹说都不解散。所谓爱好人权尊重人权的美国人,他们干什么?开出坦克车,一个将军叫做迈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巴顿将军下面带了一个少校叫做艾森豪威尔(笑声)。干什嘛?开枪,放毒气,坦克车冲出来,多少人死掉了。为什么?政府不能忍耐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广场里面盘踞不去!这种情形是美国的情形吗?是吗?不然!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大家看啊,这不是小抄,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你们看不清楚,没有关系,证据在这儿,一会主任和校长在这儿你们可以证明啊。

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众在中央政府盘踞不去,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68年捷克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哈,又开枪。在美国肯特大学开枪,你们看这个有名的画面,学生躺在下面,流血,一个小女孩在哭,得过普利策新闻奖。

全世界,任何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

开枪对不对,当然不对!可是我们作为人民要想,逼他开枪,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么笨呢,太奔呢!聪明的方法呢?我告诉大家,人民对政府不满,刚才我讲了,那五个样子都是消极的,就是消极的方法(那五个方法)你不能够把政府摆平,你自己跟着受害。

■争取自由要靠智慧

如何争取言论自由,我告诉大家我告诉大家,没有人比我李敖古往今来,争取言论自由最多的,我写过100多本书,有96本被查禁(掌声)。全世界古往今来有没有这么个人歧而不舍写了这么多禁书,而有这么个王八蛋政府盯着他不放,查禁它。我把我被查禁的书,书名、被查禁的号码,以及被查禁的罪状,一列列了一个表,你们看有多长,你们看。[拉开长卷](掌声)

全世界古往今来有没有这么个人写了这么多禁书,而有这么个政府盯着他不放,我把我的书名、以及被查禁的表,你们看有多长。 中国人讲著作等身,我长的个啊,高的啊跟我的书一样高,能证明什么?武大郎最容易著作等身(笑声)。我作的书啊已经超过我的身高了,能证明什么?我坐牢就坐牢,你们说,你有抱怨,你抱个屁怨,抱什么怨?有种写文章干,对官员不满,写文章跟他们干,大不了坐牢吧,做嘛。你们不愿意,聪明了,觉得你李敖傻,那么多牢做的干什么,为什么?

我们现在知道有一种觉悟,我告诉大家,我这么多书,写了这么多禁书并不能卖,写了以后就被抢走了,怎么办呢?在二渠道,三渠道,…一百渠道,在地摊上跟那些黄色书刊一起卖(笑声)。为了一起卖,鱼目混珠,所以我出的书都是露屁股,(双手拿书示意),看起来很凉快的,都是这种书(掌声)。 我的读者根本不是我的读者,他是买黄色书刊,买错了就变成我的读者(掌声)。所以,我的读者里面有些人是色情狂(笑声),你们有没有,我不知道。至少在我来的那个地方有这种现象。

我告诉大家,写言论自由争取以外是这个下场,那么我们革命了,项羽可以这样喊,楚霸王这样喊,李自成也可以这样喊,你不能这样喊,为什么?项羽、楚霸王用的武器,李自成用的武器,跟统治者差不多,你有一把刀,我有一把刀,你一把扎抢,我也有一把扎抢。差不多。现在全世界任何政府的统治者用机关枪,哒哒嗒,坦克车,咔咔咔,(你们)一点招也没有,输了。所以我说,人民要聪明,争取自由要靠智慧。

大家看我那本小说写《北京法源寺》,今天下午我要去法源寺去看看,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地方,为什么没有去过能把这个小说写得神龙活现?这就是文学家嘛~~~,就干这个的。(掌声)

■紧张得要死

我讲我的心里话给你们听,我回头看,除了我们的刘长乐老板以外,主任跟校长都不太笑,我一回头看,觉得紧张(笑声)。他们不算本领,我告诉你,我在内地最佩服的一个人叫做丁大官人,丁关根,你跟他讲,你跟他讨论问题,绝对不笑,脸绷着,一路绷到底(笑声),我真的佩服(掌声)。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人和丁关根一样了不起的,叫包公(笑声),他也不笑,所以宋朝人当时有一句言语叫做「包拯笑,黄河清」,包公笑的时候,黄河的水都不浊了,水清了。不可能的事情。

■言论自由像看A片

我今天要谈言论自由,大家怕这个玩意,其实有什么好怕的,我举例给大家看,什么东西开放言论自由会更安全,我今天在这儿最想讲的一句话就是这句话。北欧、瑞典人,丹麦人他们是全世界性开放最早的地方,那时候有A片,你们偷着看A片,小电影啊。丹麦开放A片的那一年全国的强奸犯罪率减少了16%,不强奸了,看着A片就好了,头一年全国偷看女人洗澡偷窥犯,当然女生也可以看男的啊(笑声),减少了80%。

都觉得不可思议,按照我们的标准,一定说是有伤风化,破坏民心士气,我所佩服的一个将军他嗝了,叫做许世友,以前南京军区的司令,南京军区不能看《红楼梦》。他说“红楼梦是吊膀子的书”,不能看。为什么认为不看红楼梦,(就)会以为我们的思想就干净了呢?现在告诉大家,瑞典的统计数字告诉我们,强奸犯减少16%,偷窥狂减少了80%,当您开放小电影的时候,大家整天看,稀松平常,反倒没事了,言论自由本身就是这么个玩意。
我在台湾搞了这么多年的言论自由,结果怎么,整天查禁我的书,说你李敖闯祸,影响民心士气,现在看到什么?我的书不禁了,可是也没事了。

我拿张照片给大家看,我手指着一个老头子,这老头子前一阵子来到北京,他是国民党的上将叫做许历农,当年做总政治部主任,干吗?专门查禁我的书!老相好,后来变成好朋友。我手指着他,好笑贫农在清算地主一样,指着他,骂他。后来他在公开场合向我道歉,他说我们发现不查禁你这么多书,也不会亡党亡国。

所以今天大家聪明地知道了,有些言论开放了以后,是火山一样的喷火口,让它喷出去,言论自由就好像看A片、看小电影一样,让他讲了,让他骂了,让他说了,老虎屁股让他摸了,没什么了不起。我认为这是今天我们国家领导人最应该知道的一点,可是今天他们知道不知道?还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克林顿讲演现场全体全国播出,为什么连战的演讲现场全体播出,我李敖在这儿,为什么要想想看再播出?(掌声)

■打着红旗反红旗

看看毛主席的词,好像又在打着红旗反红旗,“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花朵开了以后,我在花朵里面笑,可是我告诉你,毛主席的真相,他的第一次原稿不是这样的。他的原稿大家看,“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旁边笑”(笑声),他不在里边,他在他是个旁观者,旁观者变成在中间,大家知道这是什么境界呢?看王国维写的诗《人间词话》,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

现在女孩子穿的是裤袜,一下子就套上去了,以前女孩子穿的叫做玻璃丝袜,套上去以后啊,在大腿中间开个吊袜带,吊住它,你把这个袜子送给美国人,美国很高兴,哎呀,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玻璃丝袜。你把同样一双袜子送给法国女人,法国女人说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她把袜子穿上去以后,她跟袜子厉害结合在一起,所以她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那袜子没有穿上以前,是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丝袜,“你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丝袜”,就是"她在旁边笑",丝袜套上大腿,不是毛主席大腿啊(笑声),套上大腿就是“她在从中笑”。

■现在北大太孬了

今天我来到这儿,香港一句俗话叫做“不是猛龙不过江”。我过江拉,我敢来,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我敢骂国民党、敢骂亲民党,敢骂小日本,敢骂老美。今天我来,不单是骂人我也捧人,我捧了北洋军阀给你们看。我告诉各位那个时候北大怎么样对待政府,教育部公文来了退回,不看,拒绝,北大多狠啊,教育部拒绝,教育部送来钱,钱来了,钱是收进来了。(笑声)

现在的北大太孬了,在我看起来,太孬了(叫好鼓掌声)!什么原因?怎么样可以不孬,我们的书记站起来!校长站起来!登高一呼,像我们以前的老校长马寅初不就这样吗?(掌声) 北大马寅初干了九年的校长,在国民党时代被关起来,被软禁,后来在北大做校长的时候,本来一开始哥俩好,跟毛泽东感情好得很,为了人口问题两个人的看法变了,马寅初说中国人这样生下去我们不得了,我们的财富被生掉了,都被吃掉了。毛主席说,人多没有关系,人多好办事情,结果毛主席赢了。大家斗马寅初,马寅初从校长室帖海报斗他,一路斗斗斗..斗到马寅初床前面的墙,都贴了大字报,可是马寅初说我不在乎,我要孤军奋战,我要干到死,结果马寅初没有死,马寅初活到100岁,别人都死了,他还活着。(掌声)

这就是北大精神,北大的教育,所以我说今天从北大开始,虽然毛主席说,北京大学池浅王八多,说北京大学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多几个王八也无害吧(掌声)。

■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

我的讲演其实是讲不完的,可是今天的重点大体上就说到这儿了,这些书啊你们懒得看,我告诉你,我看得精的不得了,熟不得了,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念一段给你们听,让你们见识见识:

[*注:摘自周恩来选集《学习毛泽东》,括号中为漏掉的原文]

「(在我们新民主主义的国家)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不是反动思想,)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不仅是进步的社会主义思想、共产主义思想可以存在,就是相信宗教的思想也可以存在。除了反动的思想不允许宣传外,其他)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都是(自由的。共产党认为他的历史唯物主义思想是最正确的,)毛泽东思想最正确的思想。当然要讲,不讲这些,别的思想我么也允许他们存在。」

所以今天为什么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那个根本的精神给它过分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 所以我和大家说,共产党有它自由的成分,过去被打压是一个错误,所以我们总觉得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是错的,我们必须说,整个的原因出在原来的马克思那里,又来了,出在那里,可是现在我们知道要有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还有一个毛泽东

我请大家问问,社会主义不够,为什么前面要加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不够了,不灵了,可是不灵了说不出口,加了一个帽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不是吗?(掌声)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文,毛选集,都有这段话,《论十大关系》,毛泽东最重要的一篇文章。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

“这些骂我们的像龙云,像梁梁漱溟,我们要把它养起来,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搏,骂得有理我们接受。这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比较有利。”毛泽东思想里面有一部分是真的懂这个道理的,结果我们把他两个凡是化了,把这一部分毛泽东我们给忽略掉了。

[*注:毛泽东 1956年4月25日 论十大关系 原文转载七、党和非党的关系]

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在我们国内,在抗日反蒋斗争中形成的以民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为主的许多民主党派,现在还继续存在。在这一点上,我们和苏联不同。我们有意识地留下民主党派,让他们有发表意见的机会,对他们采取又团结又斗争的方针。一切善意地向我们提意见的民主人士,我们都要团结。像卫立煌、翁文灏这样的有爱国心的国民党军政人员,我们应当继续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就是那些骂我们的,像龙云、梁漱溟、彭一湖之类,我们也要养起来,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这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比较有利。

  中国现在既然还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就不会没有各种形式的反对派。所有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虽然都表示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实际上就是程度不同的反对派。在"把革命进行到底"、抗美援朝、土地改革等等问题上,他们都是又反对又不反对。对于镇压反革命,他们一直到现在还有意见。他们说《共同纲领》好得不得了,不想搞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但是宪法起草出来了,他们又全都举手赞成。事物常常走到自己的反面,民主党派对许多问题的态度也是这样。他们是反对派,又不是反对派常常由反对走到不反对。 共产党和民主党派都是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 这个道理,过去我们已经说过多次了。 但是,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现在非有不可,而且非继续加强不可。否则,不能镇压反革命,不能抵抗帝国主义,不能建设社会主义,建设起来也不能巩固。列宁关于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决没有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已经过时"。无产阶级专政不能没有很大的强制性。但是,必须反对官僚主义,反对机构庞大。在一不死人二不废事的条件下,我建议党政机构进行大精简,砍掉它三分之二。 话说回来,党政机构要精简,不是说不要民主党派。希望你们抓一下统一战线工作,使他们和我们的关系得到改善,尽可能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为社会主义服务。 ]

还有一个毛泽东你们知道它是谁吗?我念给你们听:“共产党和民主党派都是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不许鼓掌啊。(这时有零星掌声)共产党总有一天就是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产党,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掌声)

什么时候消灭?国民党的一个大元戴傳賢說,周朝人统治八百年,我们国民党统治至少一千年,结果国民党“嗝”了,共产党到今天还存在,我愿意他存在一千年,大家注意啊,我李敖说的,和我们是什么关系,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软的,一手硬的。抱着我们,我们也抱着他。他让他活一千年,我抱住他,共产党不是愿意为人民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啊,让他为我们服务,辛巴达七行一岛(音),就是天方夜谭里面的故事,辛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突然“扑”一下趴他背上去,掐着他的脖子,爬上去,干什么?要你背我,你跟著我走,結果辛巴达怎麼樣甩他也甩不掉。你要照顧他,你要养他。

■我们要跟共产党合作

我坦白告诉你们,我们希望共产党活一千年,我们在他背上一千年,抱着他、贴着他、哄着他、赖着他、奴役他、让他为我们服务,有什么不好。好,我们要打,我们不服气,玩言论自由你们玩不过我,要革命你们玩不过坦克车,不要再走这条路了。说我们不搞这些,那搞什么?我们去嗝了,去颠了,去得了,去崧了,然后去翻了,用这种无谓的、不健康的情绪在家里生闷气。拍桌子摔板凳是错误的。

我们要跟共产党合作,其实他们人太多了一点,现在共产党是6900万,比台湾人口多3倍(笑声),太多了一点,可是没有关系,你们要放弃自由,你们()共产党我们欢迎,可是我们还有老百姓啊。13亿人口和6900万比起来是19:1,19个人里面有一个是共产党,广大的中国人民要干什么,我们放弃过去那种打天下、作对,反政府的念头,(这些)错误的观点,落伍的观念,为什么落伍了,因为没有可行性,人民会吃亏。

共产党说,下一代的人聪明,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我李敖这个小老弟,他们真的很聪明,可是不要忘了,我们也很聪明,这个时代对我们也很有利。

■北大的责任

大家都忘了,当年威尔逊总统,他看书的时候,看一本圣经,跑去向别人借。林肯更惨,还要向人家借。我们中国的宋廉(音)走几里路才能借到一本书,象我们的王充(音)要在书店里面看书,死背,为什么要死背呢,因为没有钱买书。宋朝的王安石他的儿子王乓,打乒乓球的乓,上面一个雨水的雨子,下面一个方字,王雱。王安石和他的好朋友说,我儿子是神童,看书一遍就看会,刘公傅(音)说哪家儿子看两遍,都是一遍看会,为什么?因为是有高度智慧的人才能念书,今天我们就是这种人,你们北京大学就是这种人。

各位想想看,等一下我把我爸爸在北大的文凭给你们看,我要送给校长,送给主任,那个时候毕业,1926年北大毕业,365个人,今天3万,对不对?你们学校这么多人,大家想想看,我小时候一个中学生后面跟着4000个文盲。

我爸爸是北京大学的学生,你知道多红啊,多吃得开啊。可是我们想想看,今天你们的责任是什么?就是背後有这么多人,他们竞争不过你们。本来你们就是,从出生就是胜利者,父母亲受胎的时候是2、3亿的精子往前跑,后来,除了双胞胎以外,是一个精子才出了我们嘛,对不对?

■没上长城先进秦城

你们一开始就赢了3亿人,这一次你们又赢了13亿,所以你们到了北京大学。不要忘记你们的责任,不要以为是痴了汉(音)就完了,不要以为到美国得了博士就完了,我再讲一遍,大家可以看到李文就是典型的例子,到了美国得了博士,得了什么?会失落的!所以我和大家说,我们要拥抱共产党,尤其拥抱在他的背上,共产党不喜欢笑,共产党太严肃,共产党钻牛角尖,共产党会把毛思想做狭点的解释,我们把它放宽一点,这就是我今天的主要目的,我讲这一点很多人提心吊胆,包括我在内,人家说,你到大陆来要不要看长城,我说我可能没上长城先进了秦城(监狱)。〔笑、掌声〕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闲着没事,就告诉大家:今天人心大坏,形势大好。人心坏掉了,我到台湾的时候,台湾人排着队,干吗,纳税。我说我们交税都逃税,你们还要排队纳税呢,当了兵还要放鞭炮庆祝当兵。我说我们逃兵,你们怎么这么老实呢?台湾人变坏了,我告诉各位,你们要听真话吗?大陆人也变坏了,也不是以前的大陆人了,为什么说我不伤感,我不能伤感,我看到的北京是什么北京,我到了店里去的时候,他看我知道我买不起这杯东西,他会倒杯茶给我,那样彬彬有礼的北京已经没有了,现在是处处设防的北京,当你对人处处设防的时候,人没有信心了,人变坏了。

今天我做个样板给大家看,我捐了35万块人民币给胡先生要求在北大为胡适立铜像,就是告诉大家,当年我们那个样子打击胡适思想,其实胡适思想是最温和的,对我们有利的。现在我们开始知道立个铜像给他,可是当年胡适在我穷困的时候送过一千块钱给我,我今天送了35万人民币,相当于1500万台币,我相当于1500 倍的人情来还,大家知道吗?你们是这种人吗?你们可能有点钱,你们可能舍不得,觉得这个铜像不花也好,(可是)我花了。

十天以前我离开看到高金素梅去联合国对日本人去宣布日本人可恶的时候,我还送了他100万台币,各位想想看,不要以为我李敖有钱,我李敖是所谓在台湾的"立法委员",大家知道我在坐计程车吗……对我而言,真正做到了: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还由最后一项――时髦不能动。

我敢讲真的话,谢谢各位!(掌声)

〔问答部分〕
=============================================================================
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来自政府管理学院,我的问题和文化有关,我看过您的传记知道您年轻的时候曾经写过万字以上的长文,主张中国的文化要全盘的西化,过了几十年之后,您是否仍然持有这种观点,我的问题是,您认为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什么样的?是我们要继续的全盘西化还是保留原有文化,或者说还有其他的道路?

李敖:您刚刚谈到钱穆先生,我在中学的时候写信给他纠正他的错误,他就是当年燕京大学的教授,你们都受了他的影响,为什么呢?因为燕京大学有一个未名湖,"未名"两个字就是他起的,当时我谈到所谓全盘西化,这也算是一个在政治里面的一个罪名,就是不可以搞全盘西化,可是我必须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在全盘西化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马克思,马克思就是全盘西化,因为他全是洋玩意,这就是我们无法完全避免,国防部你去问曹刚川部长,他现在不会搞刀枪之类的,一定会搞现代化武器。

过去,林则徐被发配到新疆的时候,写过一封信,说信不能发表,信里说关公和岳飞来了,都打不过英国人,所谓“关岳束手”,为什么呢?英国人打我们,他炮打过来,我们打他,打不到他,甚至看不见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全盘西化的原因,过去说是政治的原因特别强调并且挖苦和打击全盘西化,我希望说,现在可以放宽一点了。

问:我是北京大学的学生,我想问您,您是具有独立精神和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与大众传媒的合作是否影响到了思考的独立性?

李敖:谁影响谁,不错,我和人家合作,人家会对我有所照顾,或者在双方合作的时候会考虑对方的立场,但是必须说刘长乐先生是个怪人,他有招和一个本领,就是我打球一样打擦边球,就是很多话我们不能说的,他很技巧的让它说过去,而不出事,这是了不起的。

我告诉大家,争取言论自由就是要用这种方法,就是你要说,说别人能够听得进去,中国有句老话,情欲信,而词欲巧,情拿出来是真的,可是词欲巧,表达这些感情和事实的时候要讲求事实。

问:李敖先生您好,非常有幸这次有机会给您提问,在今年的早些时候,闵维方书记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大概意思是说对于有反动言论的老师应该清出课堂,我想您对这样的观点有什么评价?

李敖:我觉得作为大学一个特色,什么言论都敢接受,怎么可以叫反动言论呢,怎么可以有言论课堂呢,医学院里不也叫癌症吗,癌症这我们也要上,所以我们把它当成癌症来看,想出招来解决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认为,在大学里面,没有什么说是可以害怕的,不能讲的,是不正确的。

问:我相信您已经看到北大师生的热情了,我非常关心一个问题,您下一次什么时候来北大?您希望以什么形势与北大学生交流?

李敖:你叫我来干嘛,当胡锦涛请我做北大校长的时候我就来了。

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因为前不久国民党举行了党主席的直选,您在选举的前夜在王金平的大会上公开表示您不支持马英九作为国民党党主席,我问您,在马英九已经当选国民党党主席之后,您认为他的政策会对两岸关系有什么影响,您对两岸关系的稳定和平发展有没有信心?

李敖:我来北京就是怕谈台湾问题,果然这个问题就追上来了,我和你讲,这就是政治人物和思想人物的不同,马英九长了一个脸蛋,人也是一个好人,可是一辈子他不做事的人,我们叫他不粘锅,什么好事也不做,什么坏事也不做,就是笑嘻嘻的拉选票,很多票就这样给他的,所以我们认为能够做事的人是很重要的,摆个小脸蛋到处跑是不好的,所以我认为马英九干出了行了,他应该去演个电影或者做歌星都比较好,至少变个大色狼也比较好。

问:李敖先生我非常尊重您,我对您刚刚那样说马英九先生好像不太公平,我想问一个文化的问题,您是怎样看待中国的屈原的文化?

李敖:这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刚刚讲过了,去年属于我对政府不满,可是我的表达方法就是第一类的。所以我认为那是个弱者的表达,现在的人类要有不是弱者的表达,要用清醒的,理性的并且快乐一点的表达。我最后讲一个例子给大家听,我们都知道王安石,王安石是在中国的宁波做过官,他的小女儿很可怜,死在了那里,后来他调开了,临走的划了一个小船,在对面的小船上和他的小女儿再见。"今夜扁舟来做别,此生从此各东西"。

回家乡是好难的事情,大家看到唐朝人写诗,几乎有一半都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都是思故乡的,因为故乡对他们太遥远了,太难得了,为什么我现在说李敖我不还乡呢。

我这次回来不是怀乡,没有乡愁,不是近乡没有情结,不是还乡没有衣襟,不是林黛玉,没有眼泪,为什么我要这样,因为时代不该有乡愁,

这是个错误的情结,屈原有一个错误的情绪,他对政府是个错误的态度,我希望我们有一个健康快乐的心态来开创我们的未来,谢谢各位!

注解:

“王安石对儿女特别宠爱。他在知鄞县时生有一女,一岁多就去世了。一般人虽说疼爱子女,但对于出生不久就去世的小孩是不会有多少感情的,王安石则不然,他不仅郑重其事地为女儿写了一个墓志铭,还以诗纪念。他在《鄞女墓志铭》中写道:

鄞女者,知鄞县事临川王某之女子也。庆历七年四月壬戌前日出而生,明年六月辛巳后日入而死,壬午日出葬崇法院之西北。吾女生,惠异甚,吾固疑其成之难也,噫!

这篇铭文很短,可能因为一个一岁多的小孩实在没什么事迹可记。此女生而极惠,王安石在喜爱之余也颇畏天忌聪明、其寿不永,没想到她竟如此短命。寥寥数语,表达了一个年轻的父亲对早亡的女儿的痛惜和哀悼可谓言简意深。他还有一首《别鄞女》:

行年三十已衰翁,满眼忧伤只自攻。
今夜扁舟来诀汝,死生从此各西东。

这首诗是王安石在三十岁鄞县秩满时写的,他在告别鄞县时竟然还在追念两年前亡故的幼女,半夜乘舟到女儿的墓上与之诀别,表达了生离死别的无尽忧伤,这种深情实在令人感动。”

订正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一个一字不漏,原滋原味的版本出现,我这个版本参照几乎目前能找到的所有版本进行了修订,按照音频十几秒十几秒的逐字盘查记录,力求原生态的展示李敖先生北大演讲的全貌,当然还需要诸位进一步的校正,让我们一起铭记这个北大50余年来的历史最强音!

分类: 往事回忆 标签:

震惊!Google推出无线VPN服务!

2005年9月25日 4 条评论

9月20日消息,Google今日宣布推出无线VPN服务,该服务称为Google Secure Access(Beta),用户只需到http://wifi.google.com/download.html下载安装一个软件,启用后Wifi无线就会自动连接到Google的VPN服务器。据悉所有的互联网连接就都是经过加密的,传到机器上之后再解密,从而实现了连接的安全性。虽然Google声称目前该软件仅在美国旧金山地区提供下载,但经测试在中国也能下载使用。
不过该软件仍存在一些问题,例如速度有时比较慢,另外在某些网络环境似乎无法使用。

PS:不是用无线网络的人才能用,我们普通上网的也能用,说穿了,就是高加密的代理服务器,用它,可以上一些ISP封锁的网站(例如Google某些关键词,Google快照等)。另外你对外的IP也改变了。
(也可以从这直接下载:http://wifi.google.com/GoogleSecureAccessInstaller.exe

分类: 往事回忆 标签:

中秋节快乐。

2005年9月18日 没有评论

本来这个星期天是不放假的。
但是学校考虑到是中秋节,所以放假了。
呵呵。
大家中秋节快乐啊。

分类: 往事回忆 标签:

微软防毒软件 Windows OneCare 公开测试

2005年9月10日 没有评论

微软的“全能型”安全软件名为“Windows OneCare”,将包括防毒软件、防间谍软件、防火墙软件以及个人电脑安全升级系统。而且,此套软件能够定期维护计算机,自动优化其性能并且备份重要资料。

Windows OneCare Live Beta版已经公开测试,可以到beta.microsoft.com,ID为"OneCare",需要用.NET帐号登陆,然后填写调查单,等候邮件就可以下载了。

官方网站:http://www.microsoft.com/windows/onecare/default.mspx

偷一个链接给大家,网易的,我下的时候速度有300多k:
http://61.132.102.21:8000/soft/200508/22/windows.onecare.live.beta.rar

分类: 往事回忆 标签: